形而

羅文、張國榮、梅艷芳世紀時尚Icon 演繹三種不同的「Camp」

/ 撰文 何國龍
/ 2020.04.07
甚麼叫影響力?並非那一日屬於那一個人,而是其代表了的一個時代,過去了廿年,仍然記憶猶新,仍然懷念,仍然讓我們學習。正如羅文、張國榮、梅艷芳這三個劃時代的時尚Icon,但我們在2002及2003年失去了他們,而他們卻印證了娛樂並非只是茶餘飯後的事,他們有著共通點,也各有獨特之處,如果要以一個字去形容他們,可能是「Camp」。

羅文穿上孔雀羽毛斗篷深入民心(網上圖片)

或者不少朋友都未真正明白「Camp」的意義,即使在去年時尚大事Met Gala也以「Camp: Notes on Fashion」作為主題,然後一般人只會說時尚總是突破性別界限,但事實上「Camp」卻不只與性別有關。Camp是一種人為造作的感覺,中文可以釋作「敢曝」,往往伴隨著的是勇氣與自知之明,藉著浮誇而帶來張力和戲劇效果,所引起的震撼和漣漪,非一般人可以理解。正如羅文現在看來非常前衛,但當年被幾多電視機前的家庭當作神經病,即使是明星也不必如此?只不過是大眾未能追到羅記的思想。

或者長頭髮的哥哥從Devil到Angel橫越兩性界限令人覺得新奇有趣,是因為他俊美的面龐;而雌雄同體的梅艷芳在妖媚的背後撐著的是一份英氣,恍如正義的使者;羅文沒有哥哥的樣子,也沒有梅艷芳的俠氣,用Camp來形容他,也竟變成了社會異端,其實唱起〈小李飛刀〉時亦英偉不凡,拖著長長的孔雀羽毛斗篷不失大俠風範,他靠的並非樣子、身材,而是位於樂壇頂端的唱功容許他在時裝上「任性」,而事實上連各大時尚品牌也不比他走得前。羅文的歌膾炙人口,不只是歌曲,連服裝也被烙在記憶當中,例如〈激光中〉戴著的鐵甲威龍墨鏡,充滿未來主義,也恍如兩眼會發出激光;妖媚的代表當然有〈波斯貓〉,密實的皮大衣,其意識卻是扮演妖艷的貓女郎。形象之浮誇而多變,甚至連後輩的哥哥也難以後來居上。

《熱情》演唱會「From Angel to Devil」主題的造型(網上圖片)

張國榮一貫的形象其實是斯文貴氣的公子,Camp形象直到2000年的《熱情》演唱會才表露無遺。那一次的服裝設計找來了法國時裝大師Jean Paul Gaultier操刀,主題為「From Angel to Devil」,其實是Gaultier的主意,哥哥相當放心的讓他自由塑造,卻把自己的Camp之魂演繹得淋漓盡致。一開始說過去年的Met Gala主題「Camp: Notes on Fashion」,其實是向Susan Sontag的〈Note on Camp〉致敬,這論述中指出雌雄同體是Camp的「sensibility」中最為突出的形象,因為大多數人是性別分明,而跨性格也是本質上最浮誇的,也補足了單一性別的缺點,此概念多年來也見於不少時尚大作當中。Camp是一種風格甚至是美學主義,而哥哥所演繹的Camp,也成為了一時無兩的時尚Icon。

但說到雌雄同體的代表,怎少得梅艷芳。壞女孩之姿固然入型入格,穿起西服來亦前無古人般別具瀟灑氣質,而她的Camp形象不只是跨性別那麼簡單,而是演活了形象背後的故事。例如〈妖女〉一曲的封面造型,是由時裝設計師劉培基打造,以《一千零一夜》故事爲藍本,同是異國風情,羅文在〈心裏有個謎〉的泰國王子將內裡的時尚活力展現出來,而梅艷芳的〈妖女〉卻扮演著獅身人面像,其實是故事中的國王,用女性之姿來反串,又是另一種傾國傾城。至於在1990年電影《川島芳子》當中扮演的川島芳子,本來就喜於扮男子,在電影中也不斷的在男女之姿穿梭,表現得相當自然又游刃有餘,所以梅艷芳雖然中性,但甚至說不上是Camp。今天的風氣不見得比當時更自由,羅文、張國榮和梅艷芳若尚在於此,會否有能力繼續改變人們的目光?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