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時裝

由Nike Ekiden Pack說起 細數「駅伝」真義 香港台灣都有得玩

/ 撰文 黃灝霖
/ 2020.01.01
Nike即將於明天(1月2日)開賣Ekiden配色Zoom系列跑鞋,以日本子彈火車車頭的藍綠色配上漸變橙色,極為搶眼好看。然而在靚鞋背後,品牌更希望藉此傳達Ekiden「駅伝」背後的真義。

Nike Ekiden Pack 2020

「駅伝」是驛傳的日文,亦即長距離道路接力跑比賽的意思,賽道通常會被劃分為5至10個「區間」,每個區間約長5至21公里,參加者完成自己所跑的區間後,會於「中繼所」將相當於接力棒的環狀布帶「襷」傳給下一個區間的隊友,是在日本極受重視的長跑比賽項目,當中最廣為人熟悉的包括有於每年1月1日舉行的「全日本實業團對抗驛傳競走大會」(簡稱「新年驛傳」),以及於1月2和3日舉行的「東京箱根間往復大學驛傳競走」(簡稱「箱根驛傳」)。

2019「新年驛傳」起步一刻 (網上圖片)

於每年1月1日舉行的「新年驛傳」始於1957年,37支實業隊伍在電視直播下,以群馬縣政廳為起點和終點進行接力賽,來回分為7個區間,共100公里。這項備受日本各大企業重視的比賽,引伸出不少極具長跑實力的大學生於畢業後,能夠受聘於企業的田徑部,領著足夠支持生活的薪水接受全職長跑訓練,並代表企業參加各個比賽。

旭化成連續三年贏得「新年驛傳」冠軍 (網上圖片)

例如著名日本現役跑手、現時日本全程馬拉松紀錄保持者大迫傑,便於2014年大學畢業後,受聘於日清食品實業團,平時在美國俄勒岡州接受Nike「Oregon Project」的訓練,只在需要代表日清出賽時返回日本。而於2017年尾熱播的日劇《陸王》中,主角茂木裕人在第六集代表大和食品田徑部,與宿敵毛塚直之進行首次決戰的舞台,就是「新年驛傳」的第六區間。

大迫傑在加入日清前,就讀於早稻田大學,是該校田徑隊主力。(網上圖片)

相比起「新年驛傳」更為矚目,是日本最具歷史、始於1920年的驛傳比賽「箱根驛傳」,故名思意就是透過接力完成來回東京及箱根,總長度為217.1公里的比賽。賽事分為兩天舉行(1月2及3日),首日去程5個區間,次日回程5個區間,一共有10個區間,每個區間約莫是一個半馬距離,共有21支隊伍參賽,除了在去屆獲得前十名的種子隊伍外,餘下的11個參賽名額是由在預選賽中排名前十的大學,加上在預選賽中落敗但個人成績最好的10位參加者合組的聯隊獲得。

「箱根驛傳」就像大學長跑版本的「甲子園」

能夠擠身於其中基本上已經稱得上是學界的長跑巨星,皆因參賽者的最基本資格,是要能夠在16分30秒內完成5公里距離,或是在34分鐘內完成10公里距離,而實際上,大部分在「箱根驛傳」中亮相的參賽者,10公里的成績都是在30分鐘內(由黃尹雋於2019年尾創下的香港紀錄是30分51秒),有些甚至達到27分鐘的世界級水平。由三浦紫苑著作的《強風吹拂》,便是以「箱根驛傳」為背景。

《強風吹拂》動畫版劇照

很多時候,跑步是一件很個人的事,但當踏上驛傳的賽道,跑步就不再是自己個人的事了,那是背負著整個團隊每個成員的精神,上至教練隊友,下至跑隊職員、甚至打氣支持者,為著團隊而戰,不再僅僅是個人的榮譽。在去年「箱根驛傳」的第一區間,就發生了一件廣受關注及評論的事件,在開賽僅30秒時,大東文化大學四年級生新井康平,就因為與其他參賽者發生意外碰撞,不小心被絆倒倒地,而扭傷了左腳腳踝。但要是選擇因傷退賽,便連累整個團隊一整年的心血的狀況下,新井康平決心咬緊牙關負傷繼續比賽,結果以1小時11分15秒的成績完成第一區間21.3公里的賽程,賽後需要長達半年的治療時間才能康復。此外,在2018年10月21日舉行的「全日本實業團女子驛傳」(福岡縣公主驛傳)預選賽中,亦發生了岩谷產業隊的飯田憐,在3.6公里賽段的最後200米處不幸骨折摔倒的事,當時她選擇跪在地上逐步爬回去,畫面自今依然深印在人們的腦海裡。

新井康平在賽後需要半年時間才能康復 (網上圖片)

而除了日本之外,驛傳風氣亦吹到國外多個地方,當中包括香港及台灣。在香港,自2016年起一個名為「跑佬」的小型私房賽面世,4人一隊接力,賽程約為100公里,即每人跑大約25公里,參賽條件是:30歲或以上男性。而由2017年開始,台灣每年年尾都會舉辦一場名為「Hood to Coast 山海長征人車接力」的比賽,賽事由美國著名的Hood to Coast比賽傳入,5人1車的隊伍要在24小時內,完成17棒共174公里的賽程。

去屆「跑佬」由Speed Squad勝出 (跑佬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