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時裝

【20年冬季男裝周】巴黎時裝設計師走妖艷柔性路線

/ 撰文 Mariane
/ 2020.01.21
早前提過相比起米蘭,巴黎的男裝周通常比夠大膽創新。許多時候更是以實驗性概念居多,看過今季的Rick Owens和一直較商業化的Dries Van Noten和Dior都推出讓人意想不到的妖艷系列,成為整個時裝周的一點生氣,雖然未必會成為眾人那杯茶。

Rick Owens

先說Rick Owens,這幾季的系列都讓人忘記品牌原有的形象,甚至乎他們的簽名式設計都完全消失了,但亦可以說他現時做的東西才真真正正代表Rick Owens的本人。今季開場的一套單袖、單腳的不對稱連身衫不算暴露,但因為是以cashmere打造而成令整個胴體若隱若現所以意識非常大膽。這件設計同時亦是仿照1973年山本寬齋(Kansai Yamamoto) 為已故歌手David Bowie創作的著名歌衫。其後整個系列都圍繞著Bowie的Ziggy Stardust造型,例如那套誇張的立體三角形膊頭條子西裝褸。Owen說,年紀愈大反而能更舒服更不顧一切去創作好玩的設計,所以便成就了今天的系列吧。

+3

Dries Van Noten

自從Dries Van Noten於18年時被西班牙時裝集團收購大部分股份之後,令這個原本一直獨立的品牌頓時有了新轉變。這位一直主張低調但華麗的設計師突然變得相當高調,從今季的系列便能看到,延續自上季女和男裝的互撞花紋及大量的色彩,今季更加入了人造fur和配飾的元素,其中上身fur外套layering襯短褲加長靴的styling更是有點過火,相信有可能會損失不少忠實粉絲。

Dior

最後是壓軸的Dior,今季不再大玩聯乘系列,真正做回忠於Kim Jones和品牌想法的系列。這次向著名英國時裝造型師Judy Blame致敬,設計出帶有其影子的不同造型。例如以大量扣針和鈕扣組成的裝飾,放到西裝胸口、領巾或是褲鍊上;非常Dior的貝雷帽(beret) 今季繼續出現,襯bomber jacket加手套都十分Judy Blame。另外今季Jones從品牌的資料庫裡找來50年代高級訂制的輪廓及刺繡作為靈感,所以那些闊膊外套、長手套(與Dries Van Noten的似曾相識)與及finale 的一套繡滿銀色閃片的長褸都呈現出街頭文化完美融入到華麗造型的結果。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