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時裝

為何音樂人總是影響時尚界 坂本龍一與Y.M.O.的實驗性形象

/ 撰文 何國龍
/ 2020.05.25
坂本龍一是日本的音樂教父,其音樂曾經響遍過世界,今天低調現身幕前,一身簡約風格更顯穩重,但原來當年也曾是前衛的時尚推手。

NEW BALANCE推出990 V4時再次與坂本龍一合作(圖片來源:NEW BALANCE)

NEW BALANCE推出990 V4時再次與坂本龍一合作(圖片來源:NEW BALANCE)

Y.M.O.與Kraftwerk

坂本龍一於70年代與細野晴臣、高橋幸宏組建的Y.M.O.(Yellow Magic Orchestra),當時的形象已經相當前衛,同是作為前衛電子樂隊,看得出他們的造型深深受到Kraftwerk所影響,尤其是《Solid State Survivor》與後者在1978年的專輯《The Man-Machine》風格上相當類似。

《The Man-Machine》的紅色團員制服(網上圖片)

《The Man-Machine》是著名的作品原因是除了音樂別具未來主義,前衛地思考科技與人類的交互影響,更橫跨至視覺領域。封面照採用El Lissitzky的蘇俄構成主義風格,成員身穿的紅色制服加上機器人般的表情與動作,令人難分真假。至於Y.M.O.的《Solid State Survivor》在打「三缺一」的麻雀,身穿紅色中山裝制服,還加入了兩個假人,雖然未見如《The Man-Machine》的未來主義元素,但恍如以別具玩味的手法在回應《The Man-Machine》。此外封面照是由日本攝影大師鋤田正義操刀,他曾多次與David Bowie合作,例如1977年專輯《 Heroes 》封面。

《Solid State Survivor》(攝自鋤田正義)

1977年專輯《 Heroes 》封面,攝自鋤田正義(網上圖片)

坂本龍一與David Bowie

說到David Bowie,竟也與坂本龍一關係密切。一切源自於1983年坂本龍一與北野武和David Bowie合作演出、由大島渚執導的電影《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俘虜》),坂本龍一飾演一位在印尼戰俘營的日軍營長,是次合作之後,當David Bowie在日本進行巡迴演出時,坂本龍一也邀請他到其廣播節目中對談,及後加深認識,或多或少坂本龍一也受到其前衛的形象所啟發。

David Bowie對坂本龍一的造型也有影響,照片也是出自鋤田正義之手(網上圖片)

David Bowie對坂本龍一的造型也有影響,照片也是出自鋤田正義之手(網上圖片)

《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這套電影對坂本龍一的名氣有非常大的影響,首先是他為其配樂的同名主題曲〈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震驚了西方電影及音樂界,直至今天也是其代表作,大家也可能聽過後來宇多田光改編和主唱的版本。為了拍電影他將頭髮剪短了,於是同年的Y.M.O.的專輯《Naughty Boys》的封面也見到其短髮,為了處理這個形象,Y.M.O.成員高橋幸宏找來BEAMS合作封面拍攝的服裝,原來負責爵士鼓和主唱的高橋幸宏本來就出身於時裝世家,同時更是一位時裝設計師,所以他向來負責了Y.M.O.的演出服裝和造型設計。

坂本龍一參演了《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當時他飾演一位在印尼戰俘營的日軍營長,所以剪了一個軍裝頭。(網上圖片)

《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劇照

搖滾之王忌野清志郎

其實坂本龍一的造型向來也以簡約為主的,然而他也有過狂野過,就要說到1982年的情人節,日本「搖滾之王」忌野清志郎與他合力推出一首名為〈Ikenai Rouge Magic〉的單曲,這首歌風靡一時,更重要的是當時的日本是沒有視覺系搖滾樂隊的,而由這位搖滾之王帶給坂本龍一的影響正正是視覺系搖滾風格的形象。

坂本龍一一改Y.M.O.以簡約為主的造型,因為「日本搖滾之王」忌野清志郎將他的視覺系搖滾風格帶給坂本龍一。(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