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生活時尚

加拿大藝術家鉛筆手繪名錶 精準「還原」Rolex、Omega經典細節

/ 撰文 黃正軒
/ 2018.05.29
名錶有氣派又保值,好多人除了將名錶當成飾物、穿搭自用外,亦視之為一項投資工具。只是一般打工仔要供斷一隻名錶(即使入門級別)實屬吃力之事。
一時三刻買不起夢幻愛錶,畫出來望梅止渴又如何?加拿大多倫多藝術家Julie Kraulis從來不戴名錶,但卻最愛畫名錶。
她以高超鉛筆手繪技巧,精準無比地「還原」著名時計如Rolex、Omega和Patek Philippe等天價款式的外觀細節。

著名演員兼賽車手Paul Newman曾擁有的Rolex Daytona Ref.6239去年在Philips Watches拍賣中以震驚全球的$17,752,500 美元(約 1 億 3 千9百萬港幣)成為全球最貴腕錶。(Julie Kraulis)

我一向鐘情設計。有見大量工程學技術投放在我們戴於腕上的一個日用品、一項小組件中,我為之驚訝。

Julie Kraulis

Kraulis筆下的一只Gérald Genta設計Patek Philippe。(Julie Kraulis)

除了文首提到的經典時計,Julie Kraulis

筆下名錶還包括Cartier、A. Lange & Söhne和Tag Heuer等。她接受英國GQ網站訪問指約莫兩年前開始為各大名錶畫大幅的高像真手繪掃描畫。她採用Staedtler Mars Lumograph美術鉛筆在大片的Arches水彩紙上繪畫;不計前期的資料搜集,每幅作品平均要用上250小時繪製,消耗50枝鉛筆,可見相當大陣仗。

腕錶錶面和錶盤上的數字、商標和簽名字體,以至指針、錶殼、錶帶、錶把等部件都有嚴謹標準,其(機能上或美學裝飾上的)設計細節、表面質感紋路和大小比例都極為講究。

Kraulis最新作品是Santos de Cartier。她欣賞Cartier的簡潔典雅設計,以及其計時馬錶款式的機能。(Julie Kraulis)

Kraulis力求在畫紙上放大、並且準確呈現腕錶各部份的細節和特色。每替一只錶畫草稿前,她要從圖書館和網上博客蒐集並閱讀關於該錶的文獻,花下十多小時,藉以「融合(腕錶背後的)敘事元素和歷史意義」。Kraulis期望自己的作品超越「複製照片」的臨摹層次,她讓自己浸淫於資料中達數星期來進入狀態;亦會在繪畫中保留腕錶的瑕疵如花痕和污印。可想而知一絲不苟背後,付出時間、精神心力頗為鉅大。

每幅錶畫最少消耗Julie Kraulis 50枝掃描鉛筆,可謂高像真寫實的代價。她認為鉛筆雖然基本,卻是值得投放一生時間修練的繪畫材料工具,因為它會將畫師跟不同時代的科學家、數學家和藝術家連繫,如達文西和達利等大師。(Julie Kraulis)

為Omega倫敦活動創作的「Moonwatch」,主題是第二位登月太空人Buzz Aldrin配戴的Omega Speedmaster。(Julie Kraulis)

從鐘錶設計極盡精緻,以及對功能和工藝的無上講究,Kraulis體會到鐘錶業中人「挑通眼眉」般的細心,認為他們能察覺、看穿其範疇內的一切錯誤。或許基於這種惺惺相惜的欣賞之情,Kraulis以鐘錶師傅般的耐性去繪畫,除畫出名錶本身的設計特徵和氣質,亦有不少創作的成份。她會加入名錶昔日擁有者標記或意象,充實其背後的故事,令每幅畫更富傳奇色彩同歷史深度。例如她最近為Omega一個於倫敦舉行的活動創作了一幅「Moonwatch」畫作,主題是第二位登月太空人Buzz Aldrin配戴的Omega Speedmaster,因此部份錶身也就變成了月球表面,飄渺夢幻。

(Julie Kraulis)

可前往Julie Kraulis的官網

Instagram
Facebook
Twitter
觀看更多畫作。

Julie Kraulis作品有着來自全球各地的青睞者。(網頁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