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生活時尚

【Drink Notes】Bloody Mary是何物?可以解酒?與萬聖節之關係?

/ 撰文 何國龍
/ 2019.10.30
萬聖節夜開派對、落酒吧是例行公事,除了但求一醉,要體驗萬聖節氣氛,可以選擇甚麼酒?有人或會選Bloody Mary。

Bloody Mary(網上圖片)

Bloody Mary到底是一款怎樣的雞尾酒?它與歷史上的英國女王瑪麗一世「Bloody Mary」又有甚麼關係?除了外觀之外,它適合在萬聖節夜點選嗎?對於Bloody Mary的起源眾說紛云,其味道濃郁,有著甜酸苦辣鹹,五味雜陳,卻用上味道不突出的Vodka作為基酒,主要材料是番茄汁,要不是用來解酒,就是很容易喝著喝著就醉了,正如其受歡迎程度相當兩極。

「Hair of the Dog」可以是任何有助解酒的飲料,常用的是Bloody Mary(網上圖片)

為何Bloody Mary可以解酒?一來是關乎番茄的功用,番茄可以提高肝臟的乙醇脫氫酶的活性,有助肝中的乙醇代謝作用,解酒、解宿醉後不適的作用。此外就是正所謂的狗毛——「Hair of the Dog」解酒法。原來在瘋狗症肆虐的時候,有一種不科學的療法就是從咬人的狗身上拔下一根狗毛放在傷口之上,以毒攻毒!「Hair of the Dog」正是這個道理,不過不少朋友實測後覺得是有用的,因為宿醉其中一個原因是還不習慣身體上的酒精水平過低,所以喝一點點酒以作平衡。而且,乍看Bloody Mary的調法根本就是一杯液體早餐!相當適合宿醉後的中午飲用。只不過,有人覺得番茄有股「草腥」而不能接受,卻也有朋友特別喜歡番茄汁,家中常備,每次坐飛機都要點的。

St. Regis Hotel內的King Cole Bar(圖片來源:The St. Regis New York)

再說Bloody Mary的起源,最具代表性的是來自1920年巴黎的「Harry's New York」酒吧,其調酒師Fernand Petiot指出是由他發明的。只不過,他最初帶入酒吧的是只有番茄汁與Vodka的成分之雞尾酒。於1934年美國禁酒令結束,同時Fernand Petiot也遷居到美國,他在紐約的St. Regis Hotel找到工作,也把Bloody Mary引入美國,可能因為禁酒令結束人們相當饑渴,再加上Bloody Mary乍看之下不像是一杯酒,有著這種諷刺元素,人們更加喜歡這杯酒,而有一些客人覺得只有番茄汁與Vodka不夠,更多的調味料加入,更多的調法應運而生,使Bloody Mary發揚光大。至今,St. Regis Hotel還是相當用力推廣Bloody Mary。其他的起源說法比較缺乏根據,卻可以當是故事來聽聽,例如還在禁酒令期間,在著名的21 Club流傳著Bloody Mary,正是因為避著禁酒令;美國演員George Jessel也指出過Bloody Mary的名字是他發明的,源於一次他在酒店宿醉後要求點這杯解酒飲料,發現味道相當好,想邀請門口經過的一位叫作Mary的女生試試看,卻不小心倒在對方身上,對方打趣道:這回我變了「Bloody Mary」了⋯⋯

King Cole Bar指出他們是最早提供Bloody Mary的。Fernand Petiot最初引入Bloody Mary時曾改名為Red Snapper,但前者太深入民心又易記,後來又用回,所以今天兩個名字都通用。(St. Regis Hotel網頁截圖)

Bloody Mary成分:

伏特加

番茄汁

檸檬汁

喼汁

Tabasco

胡椒粉

用杯:高球杯

杯飾:西芹段、醃漬洋茴香或檸檬

血腥瑪麗(Mary I)的肖像畫(圖片來源:Wiki)

不管如何,「Bloody Mary」這個名字總與英國女王瑪麗一世離不開關係。她之所以血腥,是因為她為了取代其父親所推廣的新教,曾下令燒死300名宗教異議人士。然後,有不少人把她與另一個故事混淆,就是匈牙利的伯爵夫人Báthory Erzsébet,是著名的殺人數量最多的女性連環殺手。故事源於她還未「血腥」之時,有一次一位紳士路經她的城堡,要求一杯水喝,伯爵夫人對他一見鍾情,甚至把對方留下了相處一段時間。當對方要離開時留下一句:希望下次見你還是這樣漂亮⋯⋯她為了保持年輕的容貌,60年來殺了近三千名少女,飲用她們的血,屍體就藏在宅院之下,甚至到了今天成為了歐洲最著名的鬼屋之一。有人覺得當年那位紳士,正是路西法。但不管如何,她雖血腥卻非瑪麗,後來在法國大革命期間被活活燒死了。

Halloween的「賀卡」(網上圖片)

最後,「Bloody Mary」還是一款在萬聖節玩的應節遊戲,據說在萬聖節當晚照鏡,會見到將來的老公樣子飄過⋯⋯不過,也有機會見到其他東西⋯⋯我們還是喝酒吧。

不同調法的Bloody Mary版本:

Asian Mary (with wasabi, ginger & soy sauce)

Bloody Bull (with beef consommé)

Bloody Caesar (with clam juice)

Bloody Maria (with tequila)

Bloody Maru (with sake)

Bloody Shame (mocktail)

Bullshot (with beef bouillon)

Cubanita (with rum)

Peppered Mary (with pepper vodka)

Red Snapper (with 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