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生活時尚

喝就要喝有故事的威士忌 最貴紀錄、業內隱祕、選年份高還是舊酒

/ 撰文 何國龍
/ 2020.04.05
繼早前的禁酒令,再到這兩天開始酒吧關門,有酒還是要在家喝,有點不是味兒,畢竟醉翁之意不在酒,藉著把酒之際聊聊天,向來都是最受用的社交手法,因為酒可以使人放下繃緊的心情,成為打開話題的催化劑,在不少地方,酒場都是談生意的好地方。

酒是有歷史之物,不同的酒類都有不同的功能,而最適合消磨一個晚上、靜靜地談談天的,可能就是威士忌,既因為是烈酒要慢慢品嚐,而且威士忌過桶帶來相當複雜的風味,每桶酒、每個木桶、以至每一塊木都是獨一無二的,委實不乏故事。說到威士忌很多人會留意年份,當然,年份代表著價格,因為儲藏的成本、逐支逐支的消耗以至物以罕為貴。但即使是同一家酒廠出品,不同的年份都有不同的風味、數量和價錢,而三者未必有直接關係的。

Glenfarclas「Family Cask」(圖片來源:Glenfarclas)

蘇格蘭的Glenfarclas酒廠自六十年代起就開始推出名為「Family Cask」的系列,很多人收藏屬於自己的特別年份,例如生日,但有些年份的產量特別低,很可能是因為那一年的社會、環境因素影響,但量少、價高卻不一定代表好喝,多年來慢慢愈來愈多人追捧這個系列,水漲船高,而最貴的1954年都可以賣上近十萬元。

The Macallan M 6 升裝(圖片來源:The Macallan)

說到最貴的,往往都是最令人感興趣的,更有趣的是,近年的最新紀錄都是由The Macallan自己打自己。The Macallan M 6 升裝於2014年香港蘇富比拍賣會中成交價為631,850美元,成為當時的世界紀錄。M for Macallan,不用置疑,而酒廠的高端酒款都會用上法國水晶名牌Lalique的酒瓶,在Lalique的基地也能看到與Macallan合作過的酒瓶陳列出來,是為極致工藝長久以來的聯乘之作。那次是單瓶最貴的威士忌,而且全球僅有4瓶,瓶身則由17位工藝師同時花近50小時打造,以為這就極致珍貴?於2018年Bonhams再拍賣兩瓶The Macallan同系列之作,1926年入桶、1986年裝瓶,酒廠找來Peter Blake和Valerio Adami設計瓶身,現存就只有這兩瓶,前者以796萬港元成交,本來已經打破了The Macallan M的紀錄,怎料冠軍之位才坐了一陣子,另一瓶就以863萬港元成交。

但除了錢,知識或者更有談論的價值。威士忌除了木桶風格、原料及產地的故事等,有些細節是比較少人知道的。例如雪莉桶的顏色之謎,大家都見過一些重雪莉風格的酒體顏色相當深紅,據業內人士指出,原來蘇格蘭並無嚴格指明木桶的限制,雖然不可以加入添加劑,但其實不少木桶在盛載威士忌之前都剩下了不少雪莉酒液,換言之,即是在入桶時混入了一定分量的雪莉酒才有這種深紅色。此外在工藝上,麥芽的烘烤、蒸餾的方法、以至是木桶的烘烤縱然家家不同但都是為人所知的,而比較少人留意的還有加熱工序,原來影響非常大。剛才說過的Glenfarclas是現今少數堅持直火加熱的酒廠,連Macallan在十年前都改為蒸汽加熱了,但Glenfarclas很快就發現兩種加熱方法原來對酒的味道有著很大影響。

圖片來源:Unsplash@thomascpark

最後,與其追年份高的酒倒不如找尋舊酒,因為不同的時期同一酒廠的出產都有很大的分別,除了生產工序的不同,還有水源的變化、調酒師等種種因素。喜歡雪莉桶的,找一瓶舊版Macallan 10YO Cask Strength,是為定義雪莉桶之作;而喜歡Peaty的,舊版Laphroaig 10YO也是與現在的有著天淵之別,嚐一嚐,就保證會沈迷追逐舊酒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