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生活時尚

新世界威士忌有自己規則 不看名牌不看年份 用味蕾去主導

/ 撰文 何國龍
/ 2020.04.16
葡萄酒的產地有新、舊世界之分,原來威士忌都可能有類似的概念?「新世界威士忌」可能成為了新的關鍵詞,新的產地意味著年輕的勢力、新的風味,葡萄酒有風土的特點,威士忌又有沒有?

圖片來源:Unsplash@fourcolourblack

也許我們在談論威士忌時總是關注於年份、價錢,以致我們往往會忽略了不少點亮味蕾的元素。向來威士忌都恍如與蘇格蘭打上等號,而近年大家可能關注著日本威士忌,都是源於潮流,但作為威士忌愛好者,我們又豈能甘心被人牽著鼻子走?現在的威士忌世界已經非常開放,全球與大洲都可以找到縱影,所以也出現了「新世界威士忌」,而所謂的「舊世界」,其實指的是五大產地:除了蘇格蘭及日本,還有以三次蒸餾為傲、很可能是發源地的愛爾蘭、美國以及在禁酒令時期救了美國酒鬼們的加拿大。打後掘起的新興產國,也可以當作是新世界。

Amrut Fusion

上回介紹過歐洲的新世界威士忌,但其他大洲的作品一點也不遜色!例如印度,現在釀造單一麥芽威士忌的酒廠有三,分別是Rampur、Paul John和Amrut,而後者相信大家不會感到陌生。在2010年的《Whisky Bible》當中的「世界威士忌」項目上就只有一款上榜之作,正是印度的Amrut Fusion,更得到97之高分。只不過,原來除此之外印度早就有釀造及飲用威士忌的歷史,本來是用甘蔗糖蜜釀造的,在原料上看這算是威士忌嗎?而且這些產品對於印度的富人都看不上眼,直到近年本土的單一麥芽威士忌的出現。既然印度有相關的歷史,釀造起來應該不算是難事?但原來原料之一的大麥只在印度北部地區,而且印度的高溫天氣,以致Angel’s share的比例大大增加,除了增添難度也增加成本,不過轉個角度看也是個優勢。

南投酒廠推出台灣第14任總統就職紀念瓶(圖片來源:whiskimen)

同一道理之下,就要看台灣的南投酒廠,南投位於台中,其氣候也是高溫潮濕,可以有著每年6%以上的Angel’s share,而蘇格蘭平均為2%。Angel’s share除了是把酒液分享了給天使,同時間也加速了熟成,更快地讓酒液萃取木桶的風味,換言之,南投可能有著比蘇格蘭快達三倍的熟成速度,所以南投酒廠的作品往往有著較低的年份,但風味著實不差。另一方面,不同的地方都有著各異的釀酒歷史和特色,這對於要過桶的威士忌有很大的可能性。例如南投酒廠隸屬於TTL(臺灣菸酒公司),在出產威士忌之前早就有各式果酒,所以它們的風味桶非常獨特,台灣獨有的葡萄酒桶、荔枝桶等,都非常值得一試。當然,除了南投酒廠,位於宜蘭的Kavalan向來獲獎無數,相信大家早已熟悉,其Solist Fino Sherry Cask在2012年的《Whisky Bible》到97分之高,台灣人對重雪莉情有獨鍾,而這款正是利用台灣氣候的特點而蘊釀出濃厚雪莉桶風味。

Kavalan Solist Fino Sherry Cask(網上圖片)

還有一款非常值得一試的新世界作品,是來自澳洲的Sullivans Cove,在2014年憑著一支French Oak(桶號HH525)奪得WWA全球最佳單一麥芽威士忌大獎,為新世界威士忌打響了名頭,同時升價十倍,但酒廠屬小量生產,這款作品也只有516瓶,早已被搶購一空。酒廠來自澳洲的塔斯曼尼亞,原來其氣候與蘇格蘭相似,也有著不俗的釀造威士忌歷史,早在150年前就由蘇格蘭傳入技術,只不過在十九世紀開始禁釀了150年,直到1992禁制令被推翻,被當地稱為「Whisky Renaissance」。新世界威士忌很多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年份較低,Sullivans Cove French Oak只熟成了13年,比著是蘇格蘭出品人們定不會看上眼吧?但新世界威士忌卻不遵循這「高年份」的法規,人們如果想試到震撼味蕾的作品,就別再被年份所蒙蔽眼睛了。

Sullivans Cove每年也只生產18,000支酒,實在有價有市,一酒難求。(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