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CHES 鐘錶

世界三大複雜鐘錶技術 萬年曆的秘密與存在意義

/ 撰文 林道勤
/ 2020.02.07
高級鐘錶裡最高點的三大工技術中,包括了一個名為萬年曆(Perpetual Calendar)的功能。簡單說,一般腕錶的日期顯示都會以1-31的周期運作,如在小月份尾則需要人手調校。比較複雜的年曆錶,則會按每月大小(包括二月)而自動在月尾跳到合適日期。萬年曆則再做多一步,能為每四年一次的閏年提供正確的二月日數顯示。

聽起來好像功能沒有多很多,但這微細之處,已經足夠在機械結構上做出天翻地覆的變革。至於有沒有有在之上再複雜點的?有,因為閏年每逢百年一遇,例如2000或2100年,則不用閏,也有腕錶是做到連這都可以顯示得到的。

不過,2000年老早就過了,2100恐怕你我都看不到了,現在,不如來欣賞一些看得到的珍品吧﹗

Hermes Slim d’Hermes Quantième Perpétuel

別以為愛馬仕只懂造手袋,他們的腕錶一樣實力非凡。2017年推出這枚鉑金錶殼和藍色錶盤的Slim d'Hermes Quantième Perpétuel,內含Calibre H1950機芯提供動力,用上的是微型擺舵,造出了超薄效果,是萬年曆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條件。

Jaeger-LeCoultre Master Ultra Thin Perpetual

市面上萬年曆作品中,只有極少數有年份顯示功能,而積家的這枚不單有這個功能顯示出7點半位置,而且內置一枚積家自製機芯868/1,更擁有超薄的結構,機芯只得4.72mm厚,讓腕錶的可配戴性大為提高。

Glashütte Original Senator Excellence Perpetual Calendar

由於萬年曆是眾多腕錶功能中,有最多需要在視覺上作出資料顯示的一種,因此,腕錶的設計往往會傾向較為繁複。要怎麼令到錶面能顯示最多的功能,又保持簡潔,就成為了一個大挑戰。Glashütte Original的這款腕錶,看造型,你就明白我為甚麼把它揀選成為今次介紹的之一。其內裡使用的Caliber 36自家機芯,還要有長達100小時的動力儲存。

Frederique Constant Manufacture Perpetual Calendar

作為三大高級技術之一,要製作萬年曆必須要有一定技術,尋常品牌要做,除非向大廠買機芯。Frederique Constant這枚萬年曆之所以受到我注意,最大原因是這作品不單用上了錶廠自製機芯,而且訂價也是少見的低。鋼殼版本十萬港元都不用,可說是非常吸引。然而此刻系列大部分作品都已經賣光了,幾時會再推出就是未知之數。

H. Moser Perpetual 1

如果說整個故事都是想為鋪排這枚H. Moser Perpetual 1,我也不會否認。當牌子在2005年重出江湖時推出的第一枚作品,就是已經再不見於市面的Perpetual 1。一推出,全世界都拜服,連2006年的GPHG最佳複雜腕錶大獎都拿下,為甚麼?你看這錶面,包括牌子logo,幾乎是甚麼都沒有,但要顯示的幾乎應有盡有。中央指針最短的一支用以指示月份,9點位的是動力儲存顯示,加上日期,閨年顯示放在錶背,就只放棄了星期。設計師當年跟我說,如果大家活在幾多年都不知道,他應該有好大問題,所以,一個字「簡」。

Perpetual 1雖然不再推出,但後繼的還有新款Endeavour Perpetual,資料多了一點,不過仍然簡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