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URMET 餐飲

台灣威士忌從寂寂無名到屢獲國際殊榮 憑什麼媲美蘇格蘭老酒?

/ 撰文 食力
/ 2020.11.14
台灣不只喝威士忌,也釀造威士忌。自2002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開放民營酒廠以來,台灣於2005年迎來第一座威士忌酒廠「金車噶瑪蘭(Kavalan)」,台灣菸酒則晚噶瑪蘭3年將南投酒廠轉型為專門的威士忌廠,出產「OMAR威士忌」。

相較於動輒上百年歷史的國外酒廠,發展歷程僅15年的台灣威士忌卻在近10年屢屢在全球賽事拿下獎牌,「捷報!金車噶瑪蘭勇奪最佳單一麥芽威士忌!」、「OMAR威士忌獎項拿到手軟」等好消息接連不斷。當《食力》專訪金車噶瑪蘭品牌大使蔡欣嬑時,她更興奮地宣布噶瑪蘭已累積470面金牌、特金牌或雙金牌;另一邊,OMAR光在2020年也已經奪下近30面獎牌,累計收到上百項肯定。

台灣威士忌迎頭趕上蘇格蘭等大國,成為國際賽事常勝軍的秘訣到底是什麼?可以從這兩大酒廠的釀酒技術、台灣的氣候條件、各大賽事的評比方式與品牌策略來一窺一二。

▼▼▼點擊即睇台灣威士忌憑什麼媲美蘇格蘭老酒?▼▼▼

+12

釀酒工藝:襲自蘇格蘭 ,因地制宜打造出台灣特色!

無論是金車噶瑪蘭或台灣菸酒南投酒廠,其釀酒工藝其實都承襲自蘇格蘭。「金車集團李添財董事長決定要做威士忌酒廠之後,邀集了建築師、科學研究員等領域的人才組成團隊,送到蘇格蘭、日本等知名酒廠考察,看他們是怎麼運營酒廠、設備又是怎麼樣。」蔡欣嬑分享到,不過李添財也從日本過去剛開始蓋酒廠時的失敗經驗觀察到,若完全移植蘇格蘭的一套作法,不考慮當地的水質、氣候等打造生產參數,是難以釀造出高品質威士忌的。

「因此李董廣發英雄帖,邀請了許多蘇格蘭的專家,希望他們能來台灣考察,並且協助我們設定專門的參數來製作噶瑪蘭威士忌。」蔡欣嬑說,最後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被譽為「威士忌界的愛因斯坦」的Jim Swan博士擔任噶瑪蘭首席顧問。

蔡欣嬑分享道,Jim Swan一開始連台灣在哪都不知道,但是回家研究台灣氣候資料後,發現台灣雖然氣溫比蘇格蘭高10~15度,但一年四季的溫度波形與蘇格蘭相似。此外,噶瑪蘭酒廠要落址在宜蘭員山,當地濕度與蘇格蘭艾拉島相似,「這給了他很大的信心,大致上還是可以參考蘇格蘭的作法,只需要針對溫差做改變。」Jim Swan的加入,是讓噶瑪蘭能順利啟航的最大關鍵,他實際參與原料的採購、麥芽磨碎的粗細程度、糖化或發酵的溫度、蒸餾的流速等大大小小的環節,協助噶瑪蘭打造出台灣第一瓶本土威士忌。

台灣菸酒的OMAR威士忌也奠定在蘇格蘭工藝之上。「台灣菸酒公司從民國70年代左右開始引進威士忌,再做成調和威士忌販售。後來漸漸地因為國際村的交流,越來越多台灣人喜歡所謂的單一麥芽威士忌。」台灣菸酒董事長丁彥哲表示,觀察到此趨勢,2008年時南投酒廠的林廠長遠赴蘇格蘭研習道地的生產技術,並帶回南投酒廠使用原先水果酒的蒸餾設備,逐步地建置出單一麥芽威士忌的生產線。

為什麼會選定南投酒廠作為威士忌的生產基地?丁彥哲解釋,南投位於中央山脈,其伏流水質特別適合釀酒。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南投酒廠有產水果酒,「如果完全採用傳統方式生產威士忌,國外很多酒廠都有百年歷史,一個2008年才投入的酒廠很難比得過,也做不出自己的特色。」為了與競品差異化,南投酒廠會將威士忌放入水果酒桶中,讓威士忌吸取桶中天然的柳丁、梅子、荔枝等水果風味,成功做出有獨特風味桶的OMAR威士忌。

相關圖輯:點擊即睇產地令人意想不到的三個世界級威士忌品牌

▼▼▼

+8

氣候:溫度獻上最佳助攻!熟成速度更快

「台灣的氣候相對於蘇格蘭比較炎熱,」丁彥哲說到,「因此熟成威士忌的過程中,蒸發的速度快得很多。」據了解,蘇格蘭與愛爾蘭的威士忌蒸發損失率約2~3%,濕熱的台灣卻可以達到5~10%。不過丁彥哲表示也因為這個緣故,威士忌的酒體能在更短的時間內紮實地凝聚在一起,熟成速度更快。《酒訊雜誌》社長吳志彥也指出,台灣的氣候條件讓威士忌只需要熟成3~4年,便可以製作出相當於蘇格蘭12年酒齡以上的威士忌。

台灣威士忌受氣候影響,也受限於酒廠本身的存放空間不足,目前幾乎都是不標示酒齡的「無年份威士忌」,這也讓許多擁有「威士忌酒齡高才是好酒」迷思的人對其品質感到質疑。

不過,蔡欣嬑引述Jim Swan過去的教導:「一顆蘋果不是等它掉下來、爛了才吃,你一定是等它最美時摘下來品嚐。」雖然台灣本土威士忌的熟成速度相對快,但以噶瑪蘭來說,基本上還是取用基本酒齡為4年以上的酒,並搭配科學儀器定期檢驗,找出每一桶酒最適合裝瓶的黃金時間。此外,經過酒齡化學檢測後發現,自家的酒確實都具有很多老酒該有的特質。

當時OMAR威士忌根本還沒有任何收益,但無論出國參賽或參展也好,都在為這個品牌打基礎。(omarwhisky官網)

比賽方式:「盲飲」評分讓台灣威士忌更有機會靠風味取勝

談及金車噶瑪蘭與OMAR為何能在國際賽事得獎無數,吳志彥直說「這個問題,只有評審才知道。」這句話指的是,無論是「國際葡萄酒與烈酒大賽(IWSC)」、「國際烈酒競賽(ISC)」、「美國舊金山世界烈酒競賽(SWSC」、「世界威士忌競賽 ( WWA) 」、「麥芽狂人大獎(MMA)」或相對年輕的「國際威士忌競賽(IWC)」、「蘇格蘭威士忌大獎(SWA)」、「東京威士忌及烈酒競賽(TWSC)」、「國際烈酒評鑑(IRS)」等等,其評審都由威士忌權威與專家組成,並採用「盲飲」方式決定獎牌,因此基本上都是公平的,有些比賽更會公開透明得公布每位評審針對每款酒款的評分。

在盲飲的基準下,台灣威士忌雖然發展最晚,酒齡也比不上國外酒廠,但仍能靠實際品飲的香氣、口感、尾韻等在評審的舌尖脫穎而出。蔡欣嬑笑著分享,有些評審可能盲測後認為有30年以上的酒齡,結果打開才發現是金車噶瑪蘭威士忌,證明台灣威士忌的酒齡雖短,但與蘇格蘭、愛爾蘭、美國、加拿大與日本五大產區相比,仍能生產出高品質的威士忌。

著有《威士忌學》等書、台灣單一麥芽威士忌品酒研究社第三任理事長邱德夫則表示,「烈酒競賽通常是很短期的,兩三天就要喝個幾百款酒,然後就要算出成績。這種很快速、密集的賽制,什麼樣的酒能吸引評審的注意?就是風味非常強烈的酒。需要花時間慢慢品味的,基本上就會被忽略掉。所以,台灣威士忌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脫穎而出。」

【相關文章:威士忌10個Q&A:「Whisky」還是「Whiskey」?威士忌原為藥物?

(按圖預覽)】

+5

品牌策略:比賽奪獎,當然也是「行銷」的一環!

「除了MMA以外,所有的競賽都必須繳交報名費,費用從139英鎊/款(IWSC)到500美金/款(IRS)不等。」邱德夫在《酒徒之書》中如此寫到,「從報名、頒獎、媒體披露到標章、貼紙的販售都牽扯費用,也都充滿商業氣息。」由此可見,金車噶瑪蘭與OMAR之所以能奪獎無數,當然也建立在他們每年都投入不小的預算參加各大賽事,爭取奪獎機會的前提下。

「2014年OMAR上市的第一款威士忌就有送出國外參賽。」丁彥哲分享,當時OMAR威士忌根本還沒有任何收益,但無論出國參賽或參展也好,都在為這個品牌打基礎。「比賽有世界各國酒廠提供的酒款,評審也是專業的,經過評比才能避免我們閉門造車,自己說自己好喝。」丁彥哲說到,「拿到獎牌對產品而言也是加分,讓消費者接觸到產品以前就有信心,在行銷上有加成的效果。」

台灣威士忌已與蘇格蘭威士忌平起平坐

由於台灣威士忌得獎無數,吳志彥認為「噶瑪蘭威士忌在本質上已經跟蘇格蘭威士忌平起平坐,接下來就是看它如何繼續行銷而已。」拿到眾多國際賽事肯定的金車噶瑪蘭目前以國內6:國外4的銷售比例穩定成長,噶瑪蘭威士忌也外銷至中國、美國、法國等許多國家。台灣菸酒的OMAR威士忌目前整體銷售情況則是國內7:國外3,法國是其最大外銷國家。

台灣第一位獲得「蘇格蘭雙耳酒杯協會(The Keepers of the Quaich)」提名成為「Master Keeper」,有「台灣酒界教父」之稱的尚格酒業董事長奚大寧表示,「做酒這種東西絕對不能操之過急,要一步一步很紮實地先讓人家認同,每一件工作、每一個細節都做對,自然而然會被注意到。」他說儘管國內威士忌品牌相對於國外品牌,可能行銷資源較少,但這也讓台灣威士忌不至淪為大品牌打行銷戰的追隨者,反而能開拓出自己的路。在金車噶瑪蘭、OMAR威士忌的領頭下,台灣威士忌在國際已經打開知名度,穩扎穩打拓展市場之餘,也讓世界看見這全新的「台灣之光」。

延伸閱讀:

真的好威!小小台灣一年就喝掉546億元的威士忌!

取代白蘭地、酒稅又便宜!威士忌在台灣烈酒市場中徹底稱王

【本文獲「食力

」授權轉載,原文:取代白蘭地、酒稅又便宜!威士忌在台灣烈酒市場中徹底稱王